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

新闻中心

退休老干部的期盼: 敬老爱老,老有所为,看到国家变得更强大

发布时间:2017/11/29 15:11:00

郑红(省人大原副秘书长):“希望国家把目光放在基层,放在老年人身上”

“我现在的身份是广东省老干部大学校志愿队队长”,刚坐下来,郑红就讲起了志愿者服务队的事。“我才做了一年多的志愿者工作,但现在,我对志愿者工作有了新的感受,我认为志愿者服务是现代社会文明的体现,是建设精神文明的载体,是实现核心价值观的生动的实践。”

问起对过去五年反腐工作的看法,郑红对记者说:“过去五年,反腐的成效较以往大了很多,群众、党员的满意度都很高。当年刚听到‘八项规定’的时候,那真的是感觉到‘新风扑面’。然后就是‘观看尤疑’——很多举措提了许多年,进展缓慢,那么现在能做到吗?再然后开始执行,现在是坚信不疑。我相信今后一定会更好。”

“这方面我接触过很多,看到的问题也很多。”说到对基层卫生问题的看法,郑红略微提高了嗓门,“过去我参与基层卫生调查,发现基层卫生很揪心。群众因病返贫,看不成病、看病难、不敢看。我们省花了很大一笔钱,给基层配备了很多的医疗设备、床位,全部白搭。为什么?没人会用、留不住人。基层卫生真的很重要。”

“五年的砥砺前行,已经打下了一个坚实的政治基础。过去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期待,想看看十九大会说些什么、未来会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去。作为一个老党员,我希望十九大能建成一个更伟大的政党;作为一个公民,我希望国家能更加的兴旺;作为一个老军人,我希望有一个强大的人民军队;作为一个群众,我期待有更好、更幸福的民生!”

谈到对十九大之后的展望,郑红说道:“我希望老年人教育问题要被重视。老年人也想学,可是没地方学。国家需要把老年教育提到一个高度,利用大数据了解情况,加大引导。”顿了顿,郑红接着说:“另外,独生子女家庭特别是失独家庭的保障问题,这也是一个让我们老百姓很揪心的问题,我身边就有很多这样的失独家庭。期待十九大之后,能看到更细化的措施。”


孙晓康(省老干部活动中心党总支原专职副书记):“希望自己还能产生更多的正能量”

“一开始只是巧合,后来慢慢变成了兴趣”,当被记者问起为何加入老年义工队时,孙晓康笑呵呵地说道。“从小呢,我对这些电器就比较感兴趣,从收音机到电视机,那个时候没见过嘛,觉得很新奇。去年的时候我加入了我现在这个志愿者义工队,这一年来义工队不断壮大,将之前很多松散的义工聚合起来。我们队伍为周边社区的居民修好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电器,也获得了许多好评。”

“其实大家做义工也没有什么很高的境界,只不过把自己过去的本职工作和个人兴趣结合起来,打发一下退休之后的生活,为大家多做点好事。我对当参与志愿者义工队的感悟就是十个字:‘做快乐义工,快乐做义工’。”

谈到十九大,孙晓康从两个方面说出了自己的期待:“从大的方面来说,这五年来老百姓对反腐工作非常认同。过去这届中央委员有许多被罢免,这在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,说明了反腐力度大。党风清政风才会清,展望十九大,我们都寄望于在党中央的带领下,实现我们的‘中国梦’;从我个人来说,我期盼在接下来的生活中继续发挥正能量,发挥我们维修队的力量。习总书记不是说过:‘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’嘛,我们就发挥自己的本领,帮助社区居民特别是老年人,维修老旧家电,减少环境污染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收获了快乐和满足感,也算是在发挥余热吧。”


陈忠教(交通部广州救助打捞局原纪委书记):“希望重视社会养老、国家养老”

“五年来,在习近平总书记带领下,我们感受到了国家强大、清风廉政、社会进步……这些大家有目共睹,对未来真的非常期待”,一坐下来,陈忠教就感慨道。

谈到对基层问题的看法和对未来的期许,陈忠教说:“我们社会现在有很多方面做的很不错,但我觉得,还是有四个问题比较严重:贫富差距、教育问题、医疗问题、老龄化的问题等等。我认为,老龄化问题是重点。退休早,老年人经济上是弱势群体;年轻人工作忙,小孩的教育都是老年人在管,这会带来什么影响?老年人身体差,医疗问题又成了问题。其实这都是老龄化问题的延伸,把老龄化带来的问题解决了,前面很多问题都迎刃而解了。”

“养老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很重要的民生话题,我期待十九大以后在这个问题上有一些新举措。我个人觉得,通过推行志愿者服务队,代替家庭来养老,减轻子女负担,减轻国家和社会的负担,是一个不错的形式。现在有老年大学,可是这远远不够,门槛高,很多人进不来,把门槛降低,设施又不够。但是通过推广志愿者队伍,可以面向更广的老年人群,服务更多的人,这为老年人解决了很多问题,这条路我觉得值得再研究、拓展一下。”


崔建星(省人民医院原副书记):“希望重视老年人的心理问题”

“十八大以来,日子是越来越好了”,坐在记者对面的崔建星脸上洋溢着喜悦。“过去工作的着眼点,是去医院的病人的心理问题。来到了老年大学,我发现,这里有很多老人需要心理辅导。他们很多人刚退休,感觉周围环境一下子换了,生活中少了很多东西,有落差感,加上一些家庭矛盾,于是也就有了心理方面的问题。”

说到志愿者工作的感触,崔建星忽然露出一丝愁容:“我现在的困惑是,医务人员太难找了。很多医生都出去赚钱了,心理咨询的价格非常高,很多人报价是600到1000元一个小时,愿意免费给老年人做心理咨询的人太难找了。另外,怎样开展心理咨询也是一个问题。有的老年人好面子,我在门上挂了心理咨询的牌子他们就不敢进来;每个人需要谈话的时间都不能太短,所以每天能帮助的人太少;还有很多人不敢去面对自己的心理障碍,这和我在德国访问时遇见的情况完全相反。所以我现在想了很多办法,比如把业务拓展为‘健康咨询’,除了心理问题,体检报告、饮食搭配这些都可以咨询,这样一些老年人就不会碍于面子不敢进门了。”

说起对十九大的展望,崔建星说:“我期望十九大以后,老年人的关爱服务能进一步得到重视。然后壮大我的心理咨询志愿者队伍,发展一些愿意加入我们队伍的退休老人。把心理咨询的事业推广开,让退休老人之间互相帮助,让老年人能很坦然的接受心理咨询。这也算是我的一点私心吧。”

 

(刊载在中共广东省纪委广东省监察厅《广东党风》杂志2017年11月总期第302期“广东与十九大”栏目P16-17,记者:伍明非)